9.0

2022-08-30发布:

大学时代的情事——青

精彩内容:

青,是我女友外遇到的第一個女人。她跟我一樣在一個大學,鵝卵形臉蛋,豐滿高挑,性感火辣,是我相識的女人中唯一稱得上女神,直到現在,想起她來,心中仍一片火熱
女友在另外一座城市,相隔數百裏,相伴時間總是少的,多數時間是自己一個人在校外租房裏與寂寞相伴。于是,上網便成了我生活的主要部分。暢遊在網絡裏,在QQ上亂加了很多女孩子,猶如撒下一只大網,等待魚兒是否上鈎。當然,這些都是跟我一個大學亦或是附近的女孩子。我知道能夠約她們出來的機會並不多,可是,我不需要太多的機會,只要偶爾幾次就可以,呵呵,畢竟,一個男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應付太多女人也是蠻累的一件事。回複的人還是有,青就是一個。加了QQ,便成了一個潛在的目標了。
加了好友之後,一開始我們並沒有聊很多,或許是網絡久了互相之間已經不像曾經網絡剛流行開來的那麽單純。同時,我知道很多事情並不是你刻意的去做就能成功的,這需要機遇和運氣。顯然我的運氣並不算很差。
某個深夜淩晨時分,夜深人靜,QQ的好友沒有幾個了,青卻還在。我說“花菜小妞,還在忙著釣帥哥呢?”,她打了個色狼的標志給我,然後回了句話“無聊睡不著”。我說我也難以入眠。
她打了個冷哼的表情,反問道:“你怎麽也不睡?”
“長夜漫漫,對影相憐,無心睡眠啊。”我笑著道。
“切!懶的理你。”她回複了一個不屑一顧的表情之後便徹底把我丟一邊去了。
我苦笑不語,暗歎現在網上泡妞難度真難,若是放在叁年前,約一個妹子出來簡直分分锺的事情。又搜羅了一邊好友們,實在是覺得今晚浪費時間。正當昏昏欲睡準備關電腦上床睡覺去,電腦QQ突然閃動了。
“要不,咱們出來走走吧?”QQ的主人花菜,也就是我的青,發信息道.
我心中一驚,暗道幸福來的太快點了吧,我心跳加劇,不過,心中仍不確定,因爲這事太突然,處處透著邪門,關鍵是我們倆並沒有到約出來見面的程度,便遲疑的回複道:“現在?”
我之所以遲疑,也是因爲此刻已經是淩晨1點多,校園裏雖然有路燈,但是,這個時間點校園裏也是人迹罕至,萬物俱寂,選在這個時候出來,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確實有點大膽。
“怎麽?不敢?”她發了鄙夷的表情道。
“我操,我一個大男人會怕你?說不定趁夜一親芳澤,嘿嘿!”我用邪惡的語氣回答道。
“滾!你想什麽呢,我有一個表姐,想一起去校園裏逛逛,在彎月潭賞月,怎麽樣,來不來?”她嗔怒道。
我想,行吧,兩個女人跟我在一起,我總不會吃虧的吧,不是有句話叫一箭雙雕嘛。
我去了..
這是我第一次見青,她穿一身短裙,裏面是黑色絲襪,火辣勁爆,屬于那種讓人一看就想抱到床上盡情的征服的女孩,我的鼻子第一差點流血。她那表姐忘記叫什麽名字了,一身淑女長裙,也挺漂亮,比較沈默的一個女孩子,當然,對于男人,特別是色狼而已,青對我的誘惑力更大。而青跟我之前推測的一樣,是個性格飛揚的女孩子,嗓子略嘶啞,卻讓人感覺一種性感在其中。
在這個深夜裏,兩個大美女站在我面前,仿佛有點不真實。我咽了咽口水,悄悄的打量著兩人,居然忘記打招呼。
青看了我一眼,將一雙美目眯成月牙狀,橫了我一眼,對她那表姐說,你看,我說吧,這家夥果然跟網上一個德行,賊眉鼠眼,猥瑣龌龊,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她表姐掩口而笑。
我心中暗怒,心說一看你的穿著打扮,招蜂引蝶的,恐怕也好不到那裏去。不過,臉上還是不好意思的撓頭讪讪笑道:“彼此彼此,我原以爲你若不是是一位嬌媚溫柔的可人,就一定是那種冷豔高貴的女神,哪知,原來我全想錯了。”
她冷哼一身,作勢踢我,我趕忙笑著討饒。最後,她還是裝做生氣的捶了我兩下,我裝作疼的呲牙咧嘴,實則心中快活之極。
    那晚當著另外一個女孩,自然沒有發生什麽,只是在柔和的燈光下,面對清風明月,爍爍佳人,連我自己都有點犯癡了,平時心中那烈火般的欲望在那一刻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當真變成了一位柳下惠,一個曠世守禮君子,跟兩位美女像朋友一樣暢聊了半晚上。亦或是正是如此,青對我印象反而好了起來,至少認爲我並非網上那種口花花的猥瑣男。
此後的一個多月,我們並沒什麽聯系,只是在網上隨便聊幾句沒營養的話。很久之後的一個晚上,依然是深夜,守在電腦前,困意襲來時,突然QQ頭像再次跳了起來,是青。她問我怎麽還沒睡覺啊,我說深夜孤單寂寞難眠。
她說給你一個拯救美女的機會,你要不要?我立刻精神起來,跟上說,要...,她說她現在正在另一所學校,想回來我們學校沒車子了,要我去接她。
我心想不會騙我吧,萬一我去了,人沒在,那不是虧幾十塊啊。我沈默了一會,她不耐煩的說你來不來,你不來我找別人了。我心如閃電,心中一橫,說我來,你等我。
沖出去房子打了的士,就奔那學校去了,到了那學校門口,真的看見青一個人站在路燈下,夜風清冷,吹的她衣裙緊貼嬌軀,那是另外一種動人的美,一瞬間,我感覺自己變成了偉大勇士拯救公主。
原本心中的疑慮頓時煙消雲散,沒多想,讓她立刻上了車。司機師傅說,帥哥去到你們學校哪個位置下,我說就去我住的那地方吧,青說去校門口吧。我說認識你那麽久了就沒去過的房子參觀,這次機會你要不要,我注視著她。她猶豫了一下,想了想說,好吧,去看看你的狗窩。
10分锺後,我們到了我的住處。我說電腦還沒關,你要不要上會網,她說累了不想上。那時候我真沒想多,真的。我說那我上會,你先坐一下,外面有點冷,暖和一下再送你回去,她答應著。
我真的開始上網,不過我眼神一直留意著她。她說想睡覺了。我說你就在我床上躺會撒,不會不敢吧??
她說切,什麽敢不敢,說道我躺會,等下叫我。我心裏一動,說知道了。我老實的上網,發現竟然一點意思也沒有,漸漸的她似乎入睡了,我受她影響也有點疲憊。
我喊了她一聲沒反應,就把電腦關了,挨著她也躺在了床上了,那時我真的沒想其他的。
躺在一個女友以外的女孩子是第一次,聞到青身上傳來陣陣的幽香,我突然感覺到欲望在緩緩的升起,血液在慢慢的沸騰開來。我說我抱著你睡吧,說罷我就側身摟著她的後背,她掙紮了一下,說你給我老實點。我說我又沒做別的,不就是抱著你,我也有點冷,就當作取暖吧。她說你個大垃圾,別做其他的。她這人總是叫熟悉的人叫大垃圾,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我大喜,我什麽都不做,只這樣抱著你。
她繼續入睡,可是我內心卻澎湃不已。幽香繼續傳了,我抱著她,她的香臀的玲珑也摩擦著我的下身,我覺得我都要爆炸了,可是,我那是不敢直接把她....
夜是那麽的漫長,漸漸的我的手在移動,我顫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香臀和豐滿的大腿,她沒有反應。可能是睡的比較沈了吧。我的膽子開始大了起來,我不甘心只摸大腿,我的手向她的大腿根部移去。她的大腿豐滿結實,兩天大腿根部結合的異常緊密,我的手很難插進去,而且穿著7分絲腿褲,這更增加了我先進的難度。于是我開始撫摸她的乳房,她沒帶胸罩,只是用白色帶子束胸,她的乳房至少是36D的。我沒有用力,我怕她劇烈的反應。我輕輕的從後面把束胸解掉,她的雙峰就在我的雙手中掌握了,我溫柔的揉捏著。她輕輕的呻吟了一下就醒來了。她說你別這樣,我說沒怎麽樣啊,我就摸下而已。她說你是個大色狼,很卑鄙。我的嘴唇在她耳邊吹了口氣說你今天才知道我色啊。她不知道是沈默還是又入睡了,我發現她竟然沒晚上反抗我的行爲,這使我的膽子膨脹了起來。

我不甘心只撫摸乳房,我的手又開始在下身移動,我輕輕的摸到她的絲襪在腰的部分,慢慢的向下扯。她動了下,我停了一下又繼續扯。在我黑暗中,我的表情應該是很陰暗的,這個我不知道。直到褲腰已經被我褪到大腿根部,她才反應過來,掰開我的手,想把絲襪褲提上來。我想哪有那麽容易,我費了半晚上才好不容易褪到現在。于是我就緊緊的拉住褲襪,並且用力將手伸進了褲襪裏面摸到了她的絲質內褲。她的內褲很薄。
她掙紮的很強烈,我用一只手臂抱住她,另一只手插到她的下身。我把她的內褲扯到一邊,將手伸了進去。迎來的是濃密和一點點柔滑,我的心激動的起來了。這種刺激差點讓我喊了出來,我愛撫的摸了下她的兩片唇。她似乎感受到了威脅似的,強烈的轉著身體想擺脫我的手,我用力抱住她,穩住她的身體,另一只手的手指順著華潤插了進去,她“噢”了一聲,全身一震,強烈的刺激使她嘴巴張的很大。
我從沒有這種體驗,手指在她的濕滑裏婉轉進出,她的流出了很多愛液,身體不再強烈的反抗,而是在劇烈的顫抖。我又一根手指變成兩根,力量了不斷的增加,手指摩擦的聲音讓我感覺是如此的美妙,她的呻吟在不斷變化,最後喊起來了,“噢,我不行,我不行了”,略帶嘶啞的聲音,在摩擦聲的摻雜下顯的異常誘惑。
我快速的脫掉她的褲襪和內褲,同時將我自己的褲子扯下,將早已經堅挺的它粗暴的插進她潤滑裏。她的那裏很寬敞,堅挺在裏面無所阻礙的激烈運動著,她抱著我的頭大聲的喊“噢,我真的不行了,我不行了”,我下體一邊插進,嘴唇也在一邊吻著她的耳垂,輕聲的說“我是不是把你給強奸了呢”,聽後,她身體反應的更加劇烈,下身在強烈的迎合著我,最後我一個激靈,一股濃烈的精液射進了她水淋淋的身體裏。我終于把她變成了我的女人。
激情過後,我們沒說什麽,擁抱在一起就睡了。
天亮後醒來後,她說,你真色。我說你這豐滿的身體,誰能受的了啊,她臉紅紅的有點羞澀。心想女人被上了後真的變得溫柔多了。出去吃早餐的時候,她主動的挽住我的手,我想她基本上默認了我們的關系。雖然我們本沒關系的。、,除了昨夜的激情。
在後面的5天裏,我們樂不思疲的在床上激情著。她說你看起來那麽瘦弱,竟然在床上很有戰鬥力。我說以前幾十年的鍛煉不是白鍛煉的。我知道,青以前跟別人發生過關系,而且很多。不知道什麽原因,直覺而已。
她的豐滿,她的性感,讓我在那5天裏享受到了天堂般的快樂,我們淩晨時分在學校的圖書館門前做過,陽光烈日下,在校外山野樹林裏做過,甚至有天晚上跑去網吧的洗手間激情的做過。跟青在一起的那幾天,我真正的享受到了性的滋味,我想她也是吧,她不止一次的在喊著插死我吧,射死我吧,噢,我不行了。
中秋節到了,她回家去了,回家之前我們在床上又激情了一番,那次我們戰鬥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她喘著氣說,回來學校再蹂躏你的小弟。其實,那是我們的最後一次。
我心裏一直在想,這樣的女人我只能品嘗一下,卻永遠不能娶回來做老婆,因爲她不安全。一個只見過兩面就被我上了的女人,在我的意識裏是永遠不能接受做女朋友的,因爲我那時很保守。
中秋節過完,我沒聯系她,她也沒主動聯系我。我的心冷了,我在QQ裏留言:我們相忘于江湖吧
很久以後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她說她等了我一個多月,等我去找她。但是最後還是沒等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