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变态酷刑拷打美少女-2

精彩内容:

變態酷刑拷打美少女-2(原先爲酷刑拷打市警局千金,爲作者原創作品,欲轉載請先獲得授權)
#敬請諸位前輩不吝提供意見指導


「嘩啦」一桶涼水潑到少女疲憊的臉上,原本暈眩昏死的高珮慈清醒了過來,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鞭刑後,少女白皙的嬌軀汗流浃背,高珮慈只覺得胸前仍傳來一陣一陣的刺痛感,鄭寒跟湯軍則是坐在沙發上,抽著煙休息著,「情況怎幺樣啦?這小妮子招了嗎?」去廁所解放的南區堂主回到刑房內,「報告堂主,我們這位市警長千金的嘴還挺硬的,還沒招。」湯軍說道,堂主對于刑求尚無任何進展非但沒有一絲憤怒,甚至心裏還很開心,因爲他知道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用各種刑罰來虐玩眼前這位擁有的17歲少女;經過二十分鍾的休息時間後,鄭寒跟湯軍再次走到高珮慈身前,檢查剛才拿著皮鞭狠狠抽過的一對美乳,幸虧用的是在車臣精心製作的皮鞭,雖然乳房上有一條一條紅色的鞭痕,但是皮膚都沒有受到破壞性的傷害,大致上還維持的非常好,這讓鄭寒跟湯軍十分滿意,畢竟堂主那幺喜歡虐玩女生的奶子,一旦如此快就打爛了,壞了堂主的興致,未來想升遷也就難了。

爲了持續對市警局局長千金的刑訊,鄭寒跟湯軍準備了新的刑罰,他們將高珮慈放下來,然後讓她坐在一個板凳上,但是坐法不太一樣,雙腿與板凳平行,背部靠在房間的中央樑柱,手反綁在樑柱後方,雙腿用麻繩緊緊得與板凳捆在一起,正當高珮慈疑惑他們要做什幺時,兩個小弟拿了一個看起來很沈重的桶子進來,仔細一看,原來裏面裝的是磚塊,還沒等高珮慈想到他們要幹嘛時,鄭寒跟湯軍有默契的同時把一塊磚塊塞到高珮慈白嫩的腳下,如此一來,雙腳就被墊高了。

但是因爲雙腳被數道麻繩緊緊與板凳捆住,所以現在少女的雙腿就等于被迫反折,放一塊時,沒什幺太大得感覺,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磚塊一塊一塊的塞進少女的腳底,粗糙的紅磚,硬塞入少女的腳下,高珮慈腳跟後方細薄的皮膚很快就被磨破皮,流出了血來,但是更痛苦的是,小腿被向上反折,加到第叁塊時,少女的雙腿有如快要被往反方向折斷一般,但是殘忍的兩人就強硬的塞入第四塊,當腳下再度被墊高後,無法忍受反折的劇痛,高珮慈再度昏死,這種酷刑就是傳說中的「老虎凳」,這種酷刑曆史悠久,在西方的歐洲跟東方的中國都有使用的紀錄,這種刑罰最常拿來對女生施用,因爲通常女生的筋比較軟,所以腳下可以塞入的磚塊也比較多,但是如果尺度沒拿捏好,雙腿可是會被活生生折斷的,因此操作這種刑罰也考驗著打手的智慧。

不因爲少女的暈厥而中斷刑求,一桶涼水再度潑在少女清純白嫩的臉龐,烏黑的長髮一絲絲的黏在臉上,顯得格外楚楚可憐,更有魅力,也讓鄭寒跟湯軍更有精神,到了這個時候,一直以來在旁邊觀賞刑求過程的堂主忍不住性欲了,早已勃起許久的肉棒急需發洩的物件,堂主快速到褪去褲子,然後將被捆綁在板凳上的高珮慈解下來,然後扔在地上,高佩慈知道他想幹嘛了,但是雙腿剛受完老虎凳的摧殘,連站都站不起來,更何況是逃跑,于是很快的就被堂主壓制在地板上,儘管少女使勁的反抗,保護自己的處女之身,但是堂主粗大的肉棒仍然毫不留情的插入17歲少女的陰道裏,「嗯-嗯-啊-啊!」堂主發出沈悶的喘氣聲並搭配著強勁的抽插,「啊………!放開我啊~~!」少女痛哭的喊道,但是堂主碩大的陰莖早已頂破少女保持了17年的處女膜並且像在搗蒜一般的強力抽插著,少女白嫩的嬌軀在刑房灰色的水泥地板上前後的搖動著,在抽插之余,堂主的手也沒閑著,粗糙碩大的雙手把玩著少女剛受過鞭刑摧殘的豐滿雙乳,一對香嫩乳房在堂主的手中不斷變換著形狀,在經過五分多鍾的抽插後,一股溫熱白色的濃稠液體射入高珮慈的體內「不要啊………………!」高佩慈知道他射精了,崩潰的喊道,堂主終于在眼前這位擁有魔鬼身材的妙齡少女美麗的嬌軀上留下「紀念」了,當堂主的陰莖退出少女紅腫的下體後,此時湯軍的肉棒也插入了,高珮慈簡直不敢相信,強力的抽插再次進行,就這樣輪流強姦了整整二十分鍾,等到他們終于發洩完獸欲時,高珮慈已經活生生被強姦到昏死了。

「噗嘩!」一桶水像是公式一般再度潑在少女的臉龐上,可以看出高珮慈的眼睛已經充滿了絕望,在經過毫無人性的強姦後,即便少女的身、心理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但是殘酷的刑求仍然繼續進行,但是下一個刑罰並不是直接用在高珮慈的身上,而是透過影片,影片中,兩名少女正在遭受到酷刑的折磨,高珮慈一看到影片中的人是誰後再度崩潰了,原來影片內被酷刑拷打的兩名少女是高珮慈的好閨蜜,一位是徐沛晴,一位是黃暐鈴。徐沛晴臉蛋青春亮麗,擁有小麥色的健康美肌,170公分的高挑身材使她擁有許多女性都嚮往的窈窕身形,影片中徐沛晴的兩粒乳頭被挂上一個看起來重量很重的啞鈴,徐沛晴的胸部不大,約B罩杯,但是卻被硬生生的拉扯成尖錐形,尤其乳頭被拉的特別長,仔細一看,啞鈴上寫的數字竟然是8Kg!高佩慈簡直不敢相信女生的乳頭竟可以承受如此重的重量,身爲女人,她十分清楚乳頭承受如此劇烈般的拉扯是很痛苦的。但是徐沛晴所受的刑可不只如此,她那令人羨慕忌妒的修長美腿被夾上了無數的鐵夾,然後在身後有一名打手持著皮鞭狠狠的抽在一雙美腿上,直到鐵夾掉光爲止,到更殘忍的是,他們竟然在徐沛晴的陰唇上夾上電夾,然後另一個則是接在左腳大拇指腳尖,然後啓動裝置,打手像在釣大魚似的快速的轉動轉杆,坐在刑椅上的徐沛晴撕心裂肺的發出一聲聲的慘叫,劇烈的疼痛使少女反弓身體,全身的肌肉因電流而劇烈的抖動著,尤其雙乳、大腿、屁股等肉多的地方更是顫抖的特別厲害,「啊………………!啊……………………!」徐沛晴高分貝的慘叫讓透過螢幕看到的高珮慈都覺得鼻酸;另一邊,另一位閨蜜黃暐鈴也在遭受非人的酷刑拷打,黃暐鈴的身材相較于徐沛晴就差了一些,但是比例勻稱,不胖也不瘦,尤其胸前一對比高珮慈還傲人的上圍更是極富魅力,自然也是打手用刑的重點,上下兩根鐵杆夾住黃暐鈴的E奶,然後隨著鐵杆的轉動,漸漸朝著乳尖移動,最終夾在少女最敏感的乳頭上,劇烈的疼痛使黃暐鈴眼前發黑,昏死了過去,但隨後被喚醒,並且持續用刑,這種刑罰叫「夾棍」,鐵棍是由上下兩根會轉動的鐵柱所組成,但爲了要慢慢慢慢的像杆面棍一樣的「杆」女生的柔軟乳肉,鐵柱被特意設計的滾動的十分緩慢,尤其夾的越緊,滾的越慢,包準讓少女的每一寸乳肉都像被夾爛一般的難受,只見黃暐鈴渾圓飽滿的乳峰不斷被冰冷無情的鐵棍碾壓成扁平狀,等到形狀恢複後,變在套到乳根,再次用刑,甚至爲了帶給高珮慈殺雞儆猴之效,湯軍下令讓剛受過夾棍折磨,還沒有開始恢複形狀的乳房的情況下直接重新套上夾棍,這樣一來夾棍只會越夾越緊,即便少女的乳房已經因爲夾的太緊變成紫紅色,棍子卻更加緩慢的移動,而且在遭受夾棍之刑之前,黃暐鈴也已經受到數個小時的鞭刑折磨,背部、臀部、大、小腿都布滿了鞭痕,看著自己的兩個閨蜜因爲自己而遭受如此折磨,高佩慈不禁覺得自己無比的愧疚。

「看到了嗎?她們是在爲妳而遭受折磨啊!要是希望妳的好朋友能夠離開這裏的話,就招了吧!」堂主說道,但是不知道終究是不知道,雖然高珮慈很想說出來,但自己根本不知道,所以只能不斷哀求他們放了她的兩個好閨蜜,「我是真的不知道,拜託妳先放了她們兩個吧!她們是無辜的!」高珮慈哀求道。

「哼!妳當我們是白癡啊?妳這兩個好閨蜜可都是好貨,我跟兄弟可都不願意放走呢!都給妳機會了,妳不要,那幺她們只能因爲妳而繼續吃苦了,來人啊!給我重重用刑!尤其狠狠的抽那個姓黃的肥奶!」堂主對著無線電喊道,「不要啊!」高珮慈哭喊道,但打手已經聽到了堂主的指示,拿起了皮鞭,然後重重的抽在兩位少女嬌嫩的身軀上尤其鞭子如雨點般毫不留情的落在黃暐鈴柔嫩的美乳上。

少女豐滿的E奶因鞭笞而不斷的跳動著,顯得格外的性感,自然也吸引了更多的關注;場景回到高珮慈所在的房間,兩個打手緊緊地扭住高珮慈,動作熟練地除去她身上的鐐铐鎖鏈, 少女被拖到了一個刑架下,打手們開始用繩索把她仔細地捆綁起來──這是打手們最過瘾、最樂此不疲的事情之一。在鄭寒及湯軍的刑房裏,捆綁美女對打手們而言,不只是刑求前的準備,更是一種有如儀式般重要的藝術審美過程之一。

這次,打手們用的是一種較爲常規的日本式綁法──少女的雙手先被綁在背後,捆住手腕的麻繩分左右繞到前,從乳房上下繞過,緊緊地勒住雙乳,然後再回到背後交錯;另一條繩子在乳溝處把乳房上下的兩條繩子緊勒在一起,擠壓得乳房格外突出,然後向上經過脖子兩側吊住綁在背後的手腕,繩子一收緊,少女被反綁的手腕被迫向頭部屈起,沒有絲毫動彈的余地;另一根繩子捆在了少女的腰上,又一根繩子在腹部勾住腰上的繩,緊緊地勒在陰蒂上,然後延伸過肛門在身後再次和手腕綁在一起。

打手們捆綁的時候下手很重,綁得很緊,高珮慈痛得流下了眼淚。手指般粗的麻繩深深地勒入了少女柔嫩的肌膚裏,火辣辣地刺痛,被扭曲的雙臂抽筋般地疼痛,少女的全身被勒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打手們在橫樑下放了一張特製的低矮方桌,桌面上襄了一塊鐵板。打手們把高珮慈拖了過來,迫使她站在了桌子上,頭頂橫樑上滑輪裏垂下的一根繩子與她背後縱橫交織的繩索捆在一起,松松地把少女吊在桌子的上方,雖然身體稍有活動的余地,但雙腳無法脫離鐵板的範圍。

鄭寒饒有興致地欣賞著少女站在鐵板上赤裸著的雙腳,豐滿柔和的輪廓、潔白滑嫩的肉感、足弓隆起的曲線,纖巧圓潤的腳踝,特別是緊致細膩的腳趾,使人情不自禁地産生一種想把它們握在手中把玩的沖動──這是一雙天生屬于舞蹈的纖足。想到這雙漂亮的秀足將要遭受的折磨,鄭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惡毒的笑意。

打手們把鐵板接上了電源,鄭寒走到高珮慈的跟前,一把抓住少女的頭髮,使她的臉仰了起來,鄭寒獰笑著︰「今天讓妳當一回電動舞女,表演給我們堂主看,也順便幫妳回複點記憶!」,說完,把少女的頭用力一搡,向打手們命令道︰「上刑!」湯軍把電源的電壓調到了80伏,然後猛地把電源開關一合。

「啊……!」地一聲尖厲的慘叫,少女的雙腳猛地從鐵板上跳起,可隨即又落在了鐵板上,強烈的電流通過腳底傳到全身。少女感到好像站在一塊燒紅的鐵板上,又好像腳底有無數個鋼針在刺入,痛苦不堪,全身劇烈地抽搐著,雙腳不由自主地跳起來,一只腳剛跳離鐵板,另一只腳又落到了上面,吊著她的繩索使她只能在這塊小小的地方發了瘋似地不停跳動。

可憐的少女一邊尖聲慘叫著,好以此來緩解一下受刑時的痛苦,一邊喘著粗氣,豆大的汗珠從額上、臉上和身上不斷地滾落下來,和著少女屈辱的淚水一起不斷地滴落到鐵板上,不一會兒,就在少女的腳下積起了一大灘。少女私處的陰毛像是一塊剛被澆灌過的黑草地,濕漉漉的帶著水珠。


#持續連載中,敬請期待下一期。
#希望大家能多多留言發表心得或提供意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