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我由儿子调教成淫妇

精彩内容:

我叫Lily,臉蛋兒,長頭髮,身高五尺一吋,體重120磅,四十多歲,我的叁圍是38D-30-38,雙腿白晢,臀部渾圓高聳,一對乳房豐滿尖挺,常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

兒子24歲,他是一個很健壯的男人。人說老來從子,我在30歲時已離婚,開始和兒子雙依爲命,我很愛我的兒子,我們兩個都是性慾非常強烈的人,自叁年多前開始就時時靠自慰來解決我的性慾,兒子是個很寬容的男人,他從不對我提什麽要求,也從不在意我與其他男子過分接觸。有時我和其他男人談話時帶點風騷,甚至身體的接觸,他也沒有反對。

我和兒子的兩人生活一直過得很快樂。一天,兒子遇上車禍昏倒,他的同事立即把他送往醫院,經醫治後身體各方面基本上沒有問題,但……他在性事方面卻出了問題,他不能時時勃起,就算能勃起也不長久。看醫生,醫生說是神經性失調,如果受到合適的刺激,是可以恢複的。

于是爲了兒子的性前途,我們母子一起觀看一些叁、四級的色情影片,兒子甚至要我模仿色情片中女演員的淫蕩動作,我起初有點難爲情,但爲了愛我的兒子,也爲了享受性愛的樂趣,他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開始時對他都有些刺激,還有點幫助,但後來效果對他的作用並不太大。反而那些集體性交、戶外裸露、全裸打野戰的鏡頭卻看得我骨酥肉肉麻、臉紅耳熱,更使我心蕩神馳、心癢神往,久而久之我的色慾難禁,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沖動。

兒子的情形每況愈下,于是我又從一些影帶上學著,給他跳脫衣舞,初時也能令他的陽具勃起,但很快他便軟下來,依然弄得我到喉不到肺。

一天晚上,兒子叫我給他跳脫衣舞,他把廳中的燈光調較到很昏暗,但他沒有拉上窗簾。

「兒子,你還不拉上窗簾?這樣會給人看到媽媽的。」

「我就是想給人看到我性感下賤的媽媽啊,這樣會使我很興奮的。」

兒子要我做什幺我都遷就他的,我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來,直至脫至清光爲止,我全身一絲不挂的站在廳中,窗外的燈光和廳中昏暗的燈光交映照著我赤裸的肉體,兒子還要我正面對著窗戶,好像要讓人看清楚我乳房陰戶似的。或許會有人窺看到我赤裸的肉體的,我感到自己的臉很燙身很熱,這時兒子陽具堅挺。他告訴我當我在脫衣時他幻想著我穿得很性感的在戶外,然後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去,最後一絲不挂的裸露,這樣的幻想使他非常興奮。那天他在廳中的沙發上抽插我的陰道。

以後的幾次都是這樣的做,最初他也有點起色,但多做幾次之後,情況便不理想。兒子對我說幻想始終是幻想,總不能令他的陽具持久勃起,有時又半軟不硬。他希望幻想能成真,要求我穿得非常性感暴露的出外。但我始終有點害羞,怕陌生男人那種色眯眯的眼光。我頂多穿一些低鬆濶領口的上衣或背心之類,半截裙頂多離膝四至五吋。

「你不怕我穿得太性感暴露嗎?」我問他。

「不會,你穿得越少越暴露越好,甚至全裸更好。我會好興奮。」

「你不怕你媽媽給人家看蝕了嗎?」

「我絶不介意別的男人看啊,妳的身材這幺好,越多人看越好啊。」

「人家摸我、揩我油怎幺辦啊?」

「好啊,我很喜歡看到別人摸你,甚至……」

「甚至什幺?」我一聽兒子這樣說也猜到十分八分,心蔔蔔的跳。

「甚至你被人強姦和輪姦啊!」

「我是你媽媽呀,怎可以看著我被強姦呢?」但我那種心癢癢被撩惹起來。

「真的,每當我幻想你和另外的男人姦淫,我就開始興奮,想到你的手捉著那男人又長又粗的陽具把玩,帶它進入你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你的陰道時,我就興奮得不得了。」

「唔,很難爲情啊。」兒子說得我也心思思起來。

「怕什幺,以後你願意和哪個男人做愛就去做,你願意什麽時候和人做愛就什麽時候做,我一定不會不高興,你做得越賤我會越興奮。」

「哎呀!我是你媽媽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別生氣,別生氣,我也是爲了我們好嘛,幻想始終不是真實,如果來個真的,我想我或者能借此回複的,況且,我也知道你壓抑得辛苦,也想讓你有個解脫嘛。」

這後一句倒正說中了我內心最隱秘的慾望,如果真的可以幫助他,我做什幺也無所謂,想到這裏,我的氣也消了。

「好吧,兒子,你要我怎樣做都可以。」

「以後無論你與哪個和多少個男人做愛也好,只要你回來告訴我,讓我知道,哪我是會很興奮的。」

「但如果真的這樣做,我感到好羞恥,自己好淫賤啊。」

「真的,媽媽,我一想起我家有一個淫蕩的女人,我就會覺得好興奮。」

「那我就給你做一個淫賤的女人,但我只是爲了你。」



一個周五的早上,兒子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說是給我買的,讓我試一試。

我從床上爬起來,由于我是裸睡的,全身一絲不挂,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煩,于是直接將裙子穿在身上,效果還不錯,是一件絲織連身短裙,下擺很短,離膝有約十吋,我知道這樣的裙子穿著要特別小心,否則很容易走光的。誰知兒子叫我就穿這件裙子上班。

「好哇,但我得先把內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妳不穿內衣直接穿這件裙子。」

「那怎麽行,別人一定會看出來的。這裙子這麽透,別人會看到我下面的!」

「我就是想這樣,求求妳。妳不是說我要你怎樣做都可以的嗎?」他苦苦哀求。

唉,我只好答應下來,直接穿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絲襪,但我仍然覺得很荒唐。兒子說今天和我坐地車去上班。他又說我們分開上車,他在旁看著我。

當我一來到車站,我已感到好多好多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我想周圍不少男人能夠很容易地通過我光滑的衣服曲線看出我裏面沒有穿內衣,一對突起的乳頭將胸部尖尖地頂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線暴露出沒有穿底褲的事實,我似乎感覺到,幾根陰毛已經穿過絲質短裙而鑽了出來。

進了車廂,人很擠,沒有空座了,大家都互相擠壓著,而我剛好找到面對座位的一個空位站著。我站立的位置附近沒有扶手柱,我只好伸高手拉住上面的吊環才能夠站穩,但糟糕的是同時把短裙的下擺提得更高,幾乎將我整個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著的那個男人眼裏。

我逐漸發現,隨著車子的搖晃,他總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體看,我突然意識到:他可能已看到我的陰戶,我突然覺得自己雙臉通紅,同時又感覺到周圍有些男人有意無意地挨在我身上各個部位,更有人裝作無意的用手肘劃過我的胸前尖挺的乳頭,我羞愧難當,但又毫無辦法。尤其是下面的那個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體,但我卻不敢看他。

想著自己赤裸而修長的大腿甚至連交彙處最隱秘的私處都完全坦蕩地暴露在一個陌生的男人眼前,覺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車廂裏,暴露在一群陌生的男人面前,在極度的緊張下我感到了一種意外的刺激,我好像變成了那些性愛小說的女主角,這時我突然覺得下體變得潮濕,我濕了,我覺得慢慢地有液體正流出體外。糟糕,我拚命加緊自己的雙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來被別人看到了,那將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發生了:我清晰地感覺到,臀部不再貼著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麽人的衣褲上。天呀,有人從身後將我的短裙下擺掀起到了臀部上面!我本想看看兒子在何處,但似乎不見到他的蹤影。突然一只溫暖寬大的手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麽辦?怎麽辦?我大驚失色,心跳驟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那只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來回撫摸。我腦袋一片空白,片刻後才稍微恢複思考:他在我身後,車廂裏人很多,他又緊貼著我,我下體發生的事應該不會有別的人看到,如果叫起來,會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沒有穿內褲,換一個地方,說不定路上會有更多人佔自己便宜,也許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車了。忍一忍吧!我不敢回頭看那個人,我忍受著那只肆無忌憚的手在我的身體上遊動,同時抑制著私處強烈的淫水外流的沖動。

我感覺到那只手移動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後有一根手指從我股間探入,摸索我的陰戶,我全身一陣顫慄,雙腿發軟。不行,太過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向前挺起。可完全沒想到,也許是我的軟弱縱容了那個家夥,那只手竟然從側面直接從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嚇得面無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個男人能夠清楚地見到那只撫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爲我見他正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面色通紅地緊盯著我的下體。我立即縮回腹部,讓裙子下擺遮住那只罪惡的手。但沒防備他另一只手已經順勢插入了我的雙股間,直頂著我的陰道口,我驚恐不已,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當衆在姦淫一樣,我呆呆地站著,大腦一片空白。那只手有節奏地動起來,並且輕輕地探進了我的陰道,上下抽動著,而我的陰戶越卻來越多水,我簡直羞死了。最初的厭惡感已經被現在無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雙頰绯紅,那是因爲性的高漲而興奮,下體已經淫水泛濫,順著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後厥起,好讓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時無法抑制地左右擺動。我簡直已經沒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來。

後來那只手離開了,我感到一陣空前的空虛。好在終于到站了。我急忙拉好衣裙,趕快下車,我已顧不及在走上電動電梯時會不會走光的題,我只想儘快趕到公司,但我發覺又有另一個問題,因爲裙子的質料輕薄,如果我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太大步的話,裙擺會擺得很厲害,會更加暴露我沒穿內褲的陰戶,于是我只得小心加緊雙腿慢慢的走。最要命的是從地車站走回公司的路途,由于我白晢修長的雙腿已幾乎完全暴露,再加上早上陽光直接照射本是很透的衣裙,使到裙子好像透明似的,我就有如全裸的在街上走著。經過的途人都向我投以詫異的目光,我雖然感到臉紅耳熱,但內心卻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覺。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去到洗手間,清潔淫水淋淋的陰戶。撫摸著自己濕漉漉的陰戶,才想起已經多時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

其實自己應該屬于那種比較傳統的女性,從小女孩開始就是那種別人認爲該怎樣便怎樣很聽話的女孩子,我的第一個男朋友就是自己現在的丈夫,所有對性的知識也基本上都來自他,兩個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終扮演一種被動的角色。丈夫的性能力也不錯,基本上兩個人以前的性生活還算和諧的。

但自從他有事以來,兩人的性交不能得到痛快的感覺,而且我還要用種種方法去挑逗他,而他也會時常撫摸我、刺激我,加上那些色情影帶使我有一些瘋狂放縱的慾望,我隱約感到體內那種隱秘的被壓抑已久的慾望已經似乎無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車上的經曆,說實話除了羞愧外,內心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驕傲。其實在幫助刺激丈夫的過程中,我已經學會了怎樣才能夠誘惑男人,只是以前僅是對自己的丈夫,而現在是在一些陌生的男人面前。

四十多歲的女人,雖不是一朵開放最美麗的玫瑰,也許,自己能夠尋找新的機會來滿足自己?兒子不是希望我穿得性感暴露嗎,他不是叫我與其他男子做愛嗎,不,這怎麽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愛著丈夫的,但爲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他能回複雄風,不一切都沒事了嗎?醫生不是說只要有合適的刺激是可以恢複的嗎?只要能幫到他,有什麽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淨了下身,習慣性地想穿內褲時才發現今天已經沒必要了,對著鏡子仔細檢查一下儀容,現在才真正明了爲什麽自己讓那麽多男人神魂顛倒了。

這樣出現在同事們面前,他們會怎麽想自己呢?哎,總是要上班的呀!硬著頭皮走進了辦公室。

我們辦公室算我一共五個人,有我的閨中密友Maybo,Dick、Mark和經理C.K.。除了C.K.,年紀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們也總拿我當大姐姐看待。因爲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幾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較隨便。

平常都和他們談笑風騷,偶爾他們也會吃吃我豆腐,或者大家在玩笑時,也會有些肌膚接觸,我非但不在意,有時稍稍過了位,我都由得他們。平日我上班的衣著也只止于低鬆闊領口的上衣或背心,半截裙則最多離膝四、五吋,但他們已眼前一亮。因爲這些上衣一但俯身或彎腰都是很容易走光的,半截短裙坐下時會拉高了裙擺,不但暴露了我白晢修長的雙腿,也容易走光哩,所以他們總要找機會來湊近我,我想他們是想一窺我衣內的春光,而我也不計較,任得他們。

因爲今天來的遲了,他們已經早都來了。我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趕緊直奔自己座子坐下來,才敢擡起頭說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Dick湊過來在我耳邊說了句:「Lily姐今天真漂亮啊!」

「幹你在自己活去,別亂說話!」

Dick是今年才剛分配來的大學生,小毛頭一個,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Maybo也從後面跑過來小聲跟我說:「妳死呀!穿這麽性感!」

「性感一點怕什麽,還怕有人吃了我呀!」

「還是你厲害,平常就怎麽一點沒看出來呢?」

「開玩笑呢,實在是沒辦法呀,一會兒才好好跟你說。」

整個一個上午,我動都沒動一下,連洗手間都忍著沒上。但因爲坐下後,短裙自然拉高,整個白皙赤裸的長腿都暴露在辦公室衆人的目光裏,而我的陰戶又直接摩擦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讓我浮起聯想。我也發現幾個男人總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對面,眼光總不離我的大腿,我只好把雙腿交疊起來,這樣他們就不會看到我的陰戶,但卻使臀部又暴露給他們,真煩人,但又誰叫自己穿得這幺性感?

快到中午了,我始終要上洗手間,剛好Maybo也在那裏。

「Lily姐,妳今天到底怎麽了?那麽性感啊?」Maybo笑眯眯地問我。

平常我倆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說是無話不談,我也曾經告訴過她我兒子「那方面」有些不行。于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給她講了,當然略去了在公車上的那一段。

Maybo裝作很懂的樣子說:「這我知道,妳兒子這種叫窺淫癖。有些男人就喜歡女人穿的越少越好,好讓自己一飽眼福。」

「這是怎樣講呢?」

「那些男人通過窺看或者幻想來滿足自己。」

「怪不得他要穿得性感暴露出外,今天又叫我和他分開上車,他說在旁看著,但我又找不到他,那是說他是看著別人佔我便宜呀。」

「對啦,就像我有時候做白日夢一樣,偶然想到一些很淫的事,自己也會覺得很興奮呀!」Maybo的臉有點紅。

「但是這樣我覺得自己像個壞女人了,別人會覺得我挺淫蕩的。」

「對了,問題就在這裏,」Maybo突然跳了起來,「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媽媽在廚房是個主婦,在外面是個貴婦,在床上是個蕩婦。可你兒子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貴婦,他會覺得非常自卑,並且壓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現了這種反常的要求。」

「妳覺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麽事呢?」我開始覺得Maybo分析得有一點道理了。

「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講一個男人的媽媽故意穿得非常性感,當著他的面前和自己兒子的一群朋友調情甚至做愛,而他自己竟然感到興奮無比,後來大家一起去參加一些那種很多人一起亂交的聚會。就是說,他的媽媽越淫亂,他自己反而覺得越興奮。也許,你兒子現在的情況也是這樣?」

我意識到Maybo有些興奮了呢。

「如果我變成了那樣一個女人,那別人都會怎樣看我呀!」

「妳不是一直想幫你兒子的嗎?也許這真的是一個機會呢。況且,我看今天他們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Maybo的話使讓我想起今早公車的荒唐事,臉紅起了。不過又覺得Maybo講得有道理,兒子不是想我做個蕩婦嗎,如果真的能夠幫到兒子,就算自己暫時變得淫蕩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時,一切恢複正常也不遲呀。

Maybo覺得打動了我,更加來勁了:「妳剛好可以順勢試一試呀,更色些,更蕩些,也許,順便也可以自己真的過過瘾呐!」

「妳個小丫頭胡說八道!你再亂說,小心我拿你家Sam來開刀。」話一說出口,我就感到玩笑開得過頭了。Sam是Maybo同居的男友。

可Maybo不僅沒惱,還笑眯眯地問我:「你要用就拿去呗,沒所謂啦。不過,你只不知道我們家Sam爲什麽得我愛?」

「我怎麽會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因爲他的那裏特別的大!」

Maybo色咪咪地看著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現在的女孩子呀!

「哎,開玩笑歸開玩笑,不過我真的覺得你講的有些道理,我想試一試,可心裏真的又沒底。」「我說呢,不妨豁出去。是啦,平常我倆那麽好,如果要幫忙,只管說一聲。」

那小鬼又說得我心如撞鹿。

中午吃了飯,他們幾個打牌,我才懶得理他們,就自己看看書。突然電話響了,是找Maybo的。

這邊Maybo在接電話,那邊就使勁在催:「快點快點,煲什麽粥!」

Maybo只好悄聲求我:「幫忙頂一頂,這個電話蠻重要的,求妳了!」

「唉,幫妳一次吧!」我只好代替Maybo上了牌桌。

沒一會Maybo接完電話後向C.K.說有急事要請半天假,說完拿起手提袋使走了,我就只好一直頂下去了。實際上我不愛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這次也不例外。沒多久我們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剛好也快上班了。

「幹活了,幹活了!」我站了起來。

「急什麽,輸了的還沒有懲罰呢!」C.K.叫了起來。

「糟糕!」我心一驚,按老規矩,輸了的,男的得作俯臥撐,女的得作仰臥起坐,平常Maybo輸了都是我幫她壓腿的。可今天怎麽辦?穿的又這麽少,Maybo又不在。

「嗯,Maybo不在,沒人幫我壓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願賭服輸,哪能使賴呢!Maybo不在我們幫你壓腿!」叁個人立刻叫起來。

「別鬧了,今天真的不行,下一次補給你們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爲什麽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紅了臉,悄聲地說。

「Lily姐,妳告訴我們妳到底哪裏不方便,如果確實有道理,我們也不會太爲難妳!」

可我總不能告訴他們,因爲自己沒有穿內衣怕穿梆吧。

我只好說:「人家今天身體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體都不舒服呢,這樣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個,好吧!」

還不等我說話,C.K.和Mark就跑到我身後,一人一個胳膊抓住我,Dick則彎下腰提起我的雙腳,叁個人就把我提了起來。

「放下我,你們幹什麽!」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

C.K.說:「我們只是想讓妳做你該做的。」

叁個人將我放在沙發上,Dick和Mark各壓住我的一只腳,C.K.則站在旁邊準備數數。看來是沒辦法逃掉了,願賭服輸吧,早做早完。

剛做了兩個,我就發現氣氛不對,Dick和Mark雙臉發紅,呼吸緊張,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身,而C.K.則蹲在我身旁。

我坐起來時才看到,由于剛才四個人打鬧,短裙皺了起來,下擺現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豐滿的大腿完全展現在他們面前,而Dick一只手抓住我的腳踝,而另一只手已經放在我的小腿上,而C.K.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著。

我突然想:當自己躺下去時,他們是不是會看到自己的陰戶呢?現在我這樣幾乎可以說在下半身全裸的情況下被叁個男人審視著,早上在公車中所出現的感覺又一次浮出腦海。

我突然覺得大腦一片混亂迷糊,不知道該作些什麽,只是機械地做完了二十個仰臥起坐。我甚至不清楚這段時間裏他們又對我做了些什麽。

當我比較清醒一些時,我發現自己自己的短裙已經被掀起到了腰,自己白皙修長的雙腿及黑色濃密陰毛的飽滿陰戶都一覽無余地坦露著,而六只感覺各異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處遊走。

我本來覺得他們太過分了,本想推開他們,但那種被摸撫的感覺又很刺激,我正在猶豫之際,這時一陣麻癢從下身傳來,天啊!Dick居然在舔我的私處,一陣陣快感從下身傳來,Dick將我的整個私處含在嘴裏,從陰阜傳來的刺激更強了。

「啊……」我不由自主的一聲呻吟,我馬上就知道自己錯了,因爲這樣他們會以爲我是默許了。

這時C.K.把我衣裙的拉鍊拉開,我已無法抗拒,任由他們把我的衣裙脫了下來,因我沒有穿胸罩內褲,我便是一絲不挂的全裸在六只貪婪的眼睛之下,我一對豐富尖挺的大奶子、黑色濃密陰毛飽滿的陰戶、渾圓高聳的臀部和白皙修長的雙腿,完全裸露無遺地呈現在他們的眼底下,任由他們看得一清二楚。

他們呆呆的、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叁雙眼睛像掃描一樣上下打量著我赤條條的肉體,六只手更不斷的在我的乳房、腰枝、大腿、陰戶各處撫摸。摸得我全身開始發熱,我已任得他們爲所欲爲。

叁人將我翻過來,我像狗一樣,四肢跪在沙發上,趬起屁股,C.K.鑽到我下面面向著我,一口含住我的乳頭,又吸又咬,我覺得自己乳頭已經硬起來,而他另一手則握住我的另一個乳房,很有技巧的搓揉著,溫柔的觸感使我全身都燙熱起來。

Mark半跪著,將他的陽具塞往我的嘴巴,我自動的吸吮起來,鹼鹼的味道刺激的我全身更熱了,接著我感覺到一支熱呼呼的陽具抵住我的陰唇,還有一只手輕揉著我的陰部周圍。

我知道自己已經泛濫了,Dick從後把他粗大的陽具輕輕的進入我的體內,我本能的收縮陰道來歡迎它,Dick慢慢的在我陰道抽送起來,跪著被姦的快感直達子宮深處,我想呻吟,但是嘴裏含著Mark的陽具,無法發出聲音,我的身體同時被叁個男子淫玩著,快感不斷的累積而無從宣泄,衹覺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這時C.K.又從我的下面鑽到我身旁,抓起我的手握住他的陽具,我用力的握住這支有點軟的陽具,這時體內累積的快感好像找到發泄的出口,我用勁的上下搓揉C.K.的陽具,C.K.一邊還蹂躏我的乳房,我越用力搓他的陽具,他越用力揉弄我的奶子。Dick的陽具在我陰道內摩擦著、抽送著,我全身上下無數的刺激讓我快要瘋狂。

這時我感覺到一陣熱流沖激著喉嚨,Mark從我嘴中拉出他的陽具,剩下的精液一股股的噴到我臉上,而同時C.K.也將他的精液噴在我的乳房和背上,並且我感覺Dick全身一陣抖擻,然後我的陰道急速的收縮,一股熱滾滾的火燙滋潤著我的子宮,衹覺得陰道所夾著的膨脹慢慢的縮小,但仍然有飽飽的充滿感。

我全身軟癱在沙發上,想不到我竟在辦公室任由自己的同事淫玩自己的肉體。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們叁人慢慢的起身,溫柔的用紙巾幫我擦拭全身,又用暖巾替我抺身,我掙紮著爬起來,極度快感所帶來的余韻仍然留存在身上,叁人溫柔的善後撫摸反而讓我得到最大的滿足。

由于小茵請了假,他們要求我繼續赤身裸露。他們說我的身材實在很棒,百看不厭呢,給他們讚得我飄飄然,算吧,反正我的身體剛才全都給他們看過了玩遍了,我就一絲不挂的在辦公室,任由他們看過夠。在辦公室內一絲不挂的工作,起初都有點腼腆和不自如的,不過很快便習慣了,自己是不是有露體慾呢?

下班了,他們爭著送我,今天我搭Dick的順風車回到家裏。

我先洗了個澡,不久,兒子便回來了。兒子從後面抱著我,他的手已經撫摸到我的小腹上了。早上被那人猥亵的感覺再一次降臨,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今天沒發生什麽特別的事嗎?」兒子在我耳邊輕語。

「早上在車上,有好多男人摸我的身子。」我把公車的遭遇全告訴兒子,他聽了十分興奮。

「回到辦公室,有沒有什幺特別的事呢?」兒子彷彿知道些什幺似的。

我只好一五十地把今天在辦公室的荒唐事告訴了兒子,我一邊說一邊臉也羞紅,而兒子越聽越興奮。

「好呀,以後妳和別的男人做愛後都回來告訴我。」

兒子又問我:「現在你的感覺怎樣呢?」

「我覺得好羞恥啰,感覺自己好淫蕩,不過……又好刺激亢奮。」

「媽媽,你越淫蕩我越興奮啊,最好給我看妳與別的男人性交,那我更興奮。」

「唔,那幺難爲情。」想起Maybo提及的那篇文章,難道所說的都是真的?

「媽媽,哪今晚我們不在家裏,到外面去浪一下好嗎?」

兒子緊緊的把我抱著,吻著我溫柔地說。

「好啊!」

「來,瞧瞧我給你買的新衣服,今晚穿它出去好嗎?」

他從包裏取出一套純黑的衣裙。上身是一件黑蕾絲低胸罩衣,下面同樣是一件絲織黑色短裙。

「沒問題,你要我穿什麽我就穿什麽。要不要我就在這裏換衣服?」

「那最好不過了。」

我們的窗戶是打開的,又沒有拉上窗簾,換言之,對戶人家可能窺見我換衣服的情形。我是任由對戶偷窺我換衣服哩!

當我真正穿上了這套衣服,我才發現問題並不是我原來想象般簡單。上身透過半透明的蕾絲罩衣可以清楚地看見自己挺立著的乳頭和雪白的乳房,而下面更糟糕,這不是一件短裙,甚至不是一件超短裙,它應該叫超超超短裙,總共只有十吋長,當我把它繫在腰間時,下擺僅僅到我的陰戶,完全就跟下身全裸一樣。我爲難地看著他。

「媽媽,這是一件露臍裙,應該這樣穿的。」

他幫我解開腰間裙子的鈕扣,重新把它繫在我的胯間。的確,這樣下面是遮住了一些,可上面不止是露臍了,自己大半個小腹已經暴露出來了,是露腹了。好在上衣還比較長,基本可以遮住肚子。

「兒子,能不能再給我一件內衣?」我小聲問道。

「好吧。」

兒子從衣櫃裏取出一件黑色的胸罩遞到我手中,基本上不像個胸圍,像個什麽托似的。

「這怎麽穿呢?還有內褲呢?」

「沒有了,這個胸托,妳也可以選擇穿或者不穿。」

沒有辦法,只好試著穿上。這個乳罩的設計很絕,它只是在下面把乳房更明顯的托起,僅僅是剛剛遮住乳頭,露出自己迷人的乳溝,整個乳托只是讓自己顯得更加性感了。因爲沒有穿上內褲,一旦旋轉,裙擺飄起,連陰毛都給看到,再穿上黑色的高跟露趾鞋,一切打扮停當。因爲罩衣只有叁顆釦子,走動起來罩衣的下擺不時分開暴露出白皙的小腹。甚至我自己都被自己迷惑了:原來自己可以是這麽性感迷人的。

兒子在我耳邊小聲說:「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麽?」

「像什麽?」

「你現在像一個真正的妓女,任何人一個男人都會想跟你性交的。」

「那我豈不會忙不過來了。」我咯咯地笑道。

「我想你能忙的過來的。我們走吧,我們跳舞去。」

計程車上,兒子要我坐在司機旁邊的座位上。因爲空間狹小,腿只好縮著,修長白皙的大腿在暗夜中充滿了誘惑。那可憐的司機不失時機地瞄一下我的大腿,我現在倒並不覺得反感,反而覺得有些有趣,我甚至故把裙子向上拉多一些,不但整條大腿都暴露出來,陰毛也若隱若現,搞的那司機更加魂不守舍。

下了車,兒子笑著說:「你差點讓那可憐的司機撞了車。」

我也笑著說:「那時他自找的。」

「媽媽,我想我們在一起進去會不如我們分開來進去有趣,那樣別的男人的膽子會更大一些。」

「可是我有些害怕啊!」

「不要怕,我總會在某個地方看著你的。到該離開時我會出現在妳的身旁,但在我沒出現之前你必須在裏面。好啦,進去吧。你今晚可以盡情放縱啊。」

我現在還能有什麽選擇呢?雖然有點害怕,但倒又十分刺激。我吸一口氣,獨自走進了這間酒吧。

這個酒吧不算太大,能坐幾十個客人,播放一些節奏很快的舞曲和迪斯可音樂,一些男男女女在舞池中跳著舞。

我找了一個靠近角落的地方坐了下來。我知道,向我這樣打扮的單身女子坐在這種酒吧裏,一定會由一些尋開心的男人來糾纏的。果然沒多久,一個個子高高的年輕人朝我走了過來。

「小姐,能賞面跳個舞嗎?」年輕人向我伸出一只邀請的手。

看著他禮致彬彬的樣子,我也不好回絕他,只好站起來說:「好吧。」

當我走到舞池中後,我才發覺麻煩大了。本來在黑暗處,衣著並不引人注意,而現在站在明亮的大廳中央,所有的人都能夠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打扮,甚至自己的內衣。我發現那年輕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瞬即變成一種興奮的表情。

「小姐今天打扮的真性感。」

我的臉刷地紅了。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稱讚自己性感這還是第一次。不過今天晚上自己也許要經曆許多人生的第一次呢。慢慢我發覺,他本來扶在我背部的手,不知何時下移到了我的腰部,從我罩衣下擺伸了進來,輕輕撫摸著我光滑的腰肢,而在旋轉時,那只手就順著腰部滑過我柔軟的小腹。我不敢看他,但也不好意思說什麽,誰讓你自己穿的那麽性感呢?漸漸我發現周圍很多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男人們是一種直勾勾的目光,而女人們是一種驚訝和羨慕的目光。尤其是當我在旋轉的時候,這時我才明白過來,因爲自己的罩衣很輕,而且穿的是超超短裙,當我在旋轉時,我赤裸的小腹和整個白皙的玉腿都暴露在他們眼中,甚至可能還看見自己的陰戶。也許兒子正在這裏看著我呢。

「我們休息一下好嗎?」我喏諾地央求他。

「那你得答應到我那裏和我的朋友一起坐一坐。」

「好吧。」現在我哪裏還有時間去考慮其他的事情呢。

他帶我來到側面一個開放的包間裏,哪裏還有一個有點胖的男孩子,不過長的也滿英俊的。

「你叫我Timmy好了,這是Fancky。」高個子男孩介紹說。

「你們叫我Lily吧。」

叁個人圍著一張玻璃台坐下,閑聊起來。他們都比我小,常來這裏玩。他們說從來沒見過我這麽漂亮性感的媽媽。我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我的兒子也比他們大。他們不信,說我騙他們。

叁個人倒聊得滿愉快的,就是他們的眼神總是在我大腿和小腹掃描,我知道透過玻璃台面他們偶爾能看到自己的陰毛。但我現在已經不太在意這些事了,反而我覺得有點滿足,這也許是女人天生的虛榮心的作用吧。

這時Timmy拿出一些淡藍色的藥片,神秘兮兮地問我:「你知道搖頭丸嗎?」

「知道啊,聽說吃了它跳迪斯可會很來勁的。」

「想不想試一試。」

Fancky開始勸我。開始我還不想,但經不住他兩個的死纏爛磨,加上自己的好奇心也想體驗一下,就吃了兩片。很快,就感覺精神開始興奮起來,全身感覺充滿了活力,滿腦子都是迪斯可的快速的節奏。只有一個願望:我要跳舞,我要自由自在。

「我們去跳舞,好嗎?」我興奮地說。

「好呀。」他們應和著。

當我站起身時Timmy突然走到我身邊,他伸手把我罩衣下面的兩個釦子扯掉了,換言之我的罩衣只得最上的一顆釦子。接著兩個人就拉著我進了舞池。

因爲我的罩衣下面都沒釦子,身體稍一走動或扭動,就將整個胸部以下包括小腹都暴露出來。可是在強力的音樂節奏中,我已經顧不到那麽多了。我同他們兩個一起瘋狂地跳著,扭動我的腰肢、伸展我的身體,讓我高聳的乳房自由地跳躍,讓我性感的小腹赤裸地搖擺,讓我修長的玉腿盡情地散發出魅力,越來越多的人圍在我的旁邊看我起舞,吹著口哨,所有的男人眼中都所散發出慾望和饑渴,也許自己的秘密都被他們看到了,但我征服了他們,他們爲我的魅力而傾倒。我敢打賭他們都想幹我,我想說,只要你們敢說出來,我就會和你們所有人做愛。

終于,我累了。我們回到位子坐下。我一口氣喝下枱上的飲品,不久,我感到全身燙熱,這時他們兩個移到了我旁邊坐下。Timmy和Fancky一人一只胳膊搭在了我身後,兩個人將我摟在懷裏。

「你們在幹什麽?」我咯咯地笑起來。

「這樣我們親密一些啊。我們叫你姐姐好不好!」

「好啊,不過小弟弟們要聽姐姐的話啊。」

「小弟弟們一定會讓姐姐高興的。」

他們兩個色咪咪地笑起來。Timmy的一只手已經搭在了我的大腿上,而Fancky正對著我的耳朵根吹著熱氣。

「嘻嘻,好癢,弟弟們不乖。」

我感到越來越興奮,身體越來越不受自己控制。Timmy的手在我光滑的大腿上來回遊走,更向上摸到了我的陰戶,因我沒有穿內褲,他的手直接就撫摸到了我的陰毛。

「我敢打賭,你兒子平常一定不能滿足你的慾望,你一定好饑渴。」

他的手正在我的陰蒂上挑逗,我的陰戶開始濕潤,而Fancky已經解開了我罩衣的兩個釦子,一只手在我赤裸的腹部和身上遊走。

「不要啊,好難爲情。」

我全身扭動起來,雙腿卻更加分開,雙手不受控制地往他們身上摸去,正摸在兩個人大腿根上,儘管都穿著結實的牛仔褲,卻已經無法掩蓋他們昂然欲出的巨物。Fancky解開了我罩衣的最後的一顆釦子,將我的乳罩撥到一旁。

「姐姐的身材好棒啊,比那些黃毛丫頭強得多了。」Fancky邊吮著我的乳頭一邊說。

這時Timmy把我的短裙脫了下來,裸露出我白皙豐腴的下體,白晳修長的雙腿和濃黑茸密的陰戶暴露無遺,他的手指已經進入到了我的陰道裏面。

Fancky把我的罩衣和乳罩從我身上脫下來,兩個雪白乳房便完全在胸前晃動,這樣我是一絲不挂、全裸的在兩個剛認識的男子面前,但我簡直無法控制自己了,我任得他們對我的肉體爲所欲爲,我需要更真實的感覺。

這時Timmy把他的陽具從後插入我的陰道裏,他巨大的肉棒一插入便頂著我的子宮,我不其然的呻叫了一聲,同時Fancky把他的陽具塞我的咀裏,我含著Fancky的陽具,配合著Timmy的抽送的節奏,吞吐著Fancky的陽具,我的乳房同時給他倆人搓揉捏玩著,我淫蕩地扭動著身體,配合著陰道裏的肉棒大力的抽插,我收縮陰肌夾緊Fancky進入的肉棒。經過一輪的抽插,Timmy終于在我陰道裏射精了,而此同時Fancky也在我的口內射了。

二人的陽具離開了我的肉體,我癱軟的躺在沙發上。

這時我忽然發覺有好些人正往這裏看,這才想起自己全裸的肉體以及和Timmy及Fancky的性交情形被很多人看到,我好像變成了色情片中的女主角。我的臉羞紅了,但我軟軟的躺在沙發上,我赤裸的肉體任得別人觀看。

這時候我看見兒子正看著我。

「玩得高興嗎?親愛的?」

「你看到什幺了?」我羞愧地問。

「我全看到了。」兒子興奮的說。

「我是不是很淫蕩?」

「我喜歡你的淫蕩。」

我跳到兒子的懷中,緊緊地抱住他,過了一會兒,他把我的手拉到他的裆部。

「我現在好興奮啊,你摸摸看。」

果然,真的有了一點硬度。他解開拉鏈,露出他的陽具,我一口含住就用力地吸,還不時舔著。

我又再度亢奮起來,我停了下來,說道:「兒子,幹我,我好愛妳,幹我,求求妳。」

他將我轉過身,讓我像狗一樣地趴下,他把陽具插進我的陰道裏,用力地幹著我。結果我又來了兩次今晚最好的高潮,我再次感受兒子射精的快感。

由于我的衣服已不見了,我只好赤條條的離去。

我們上了計程車,我豐滿的乳房和濃密黑色的叁角地帶完全地坦露著,任由司機飽灠。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因爲太累了,兩個人一直睡到下午Maybo電話響起才醒來。原來她來電提醒我今天是她的生日,約了我們到她家裏,幸好她打電話來,昨天搞得我什幺也忘了。我在電話中約略說了昨晚所發生的事。

「Lily姐,你好厲害啊,我倒要見識見識一下才行喲。」Maybo在電話裏說。

「小鬼胡說,小心我勾了你的Sam。」

「好呀,你來吧。」

「Maybo,說真的,你昨天說的話又似乎沒錯,我倒想你真的幫個忙…」

「沒問題,你想怎樣都行,呃…不和你談了…見面再說吧。」Maybo沒頭沒腦的收了線,真沒這個小鬼好氣。

兒子說由他去買生日禮物,我先去會Maybo,不要讓主人家久等。

「來,找一些漂亮的衣服穿上,我這裏有很多啊!」

他要我穿得性感赴宴,並給我打開一個角落的衣櫃,裏面塞滿了好幾套漂亮的衣裙和內衣,真是看得我眼花缭亂。但件件都是大膽暴露,平常也只有晚上夜總會裏的小姐才會穿這些衣服來誘惑男人。

「對了,還忘了問你,這些性感暴露的衣服都是哪裏來的?」

「是我以前偷偷買的,只要我幻想著你穿上這些衣服,我就會很興奮。」

「你真的喜歡我穿上這些衣服?」

「是啊,現在好了,你可以一件一件換著穿了。」

兒子不讓我穿內衣,挑來挑去,上衣選了一件高腰的白色尼龍襯衣,全件衣只有四顆鈕子,長度僅到肚臍,露出腰間一小撮的肌膚,雖然沒有直接暴露什麽,但由于這件衣服彈性很好,加之又是緊身的,乳房曲線盡露,兩個乳頭尖尖地突起,而且從鈕釦的隙縫更可以窺見我的乳房。裙子是一件一邊扣的側開口短裙,本身裙子就很短,膝上十二吋的大腿都暴露出來,更要命的是側面只用上面一個釦子扣住,側面的開插直開到了我的跨部,加之腰間又露出一大截,稍一認真看就會發現我沒有穿內褲。

「我看著你這身打扮已經快要流鼻血了,小心外面那些男人把你吃了。」

「還不知道誰吃誰呢?」

我給兒子扮了個鬼臉,穿上高跟鞋拿上包,我們便出門了。我和兒子分道揚镳,他攔了一輛計程車先走了。

當我走在大街上時,我才發覺這身打扮的性感之處。上身雖說穿著一件衣服,但緊身的襯衣將自己乳房的輪廓毫無遮掩地暴露著,走起路來一雙38D的大乳房在胸前上下跳動,引得路邊那些男人頻頻回頭。加之一對乳頭不停地在衣裏摩擦,很快就充血聳起,私處也已經隱隱有些濕潤了。

想著日前在公車上發生的事,我真怕自己那時會失控丟醜,于是我也趕快攔了一輛計程車。我坐在司機旁邊的位子上,剛好把自己裙子開口的一邊暴露給他。

司機是個滿俊秀的年輕人,從我一上車他的兩只眼就一直盯在我雪白的大腿上,那種目光會讓任何女人覺得自己正好像赤身裸體地被他欣賞一樣。可是他又沒有做什麽具體的動作,我也不好說什麽。

「今天好熱啊,小姐。」塞車了,他開口和我搭腔。

「是啊。」

「還是女孩子好啊。」他笑著看著我說。

「爲什麽呢?」

「天熱了,女孩子連內褲都可以不穿,拿一片布一裹就可以上街了啊。」

「你胡說什麽啊!」我的臉立刻紅了,這才明白他是在調戲我。

他見我有些不高興,他也就沈默了。但我知道它的眼光一直偷偷在我身上掃描,搞得好幾次都差點兒蹭到別的車上。又是一個急刹車,我實在受不了了。

「你好好開車行不行,萬一出了事故怎麽辦啊?」

「對不起,對不起。不過說實話,你也不能全怪我。像你這麽漂亮的女孩子,又打扮得這麽性感,哪個男人都會受不了的啊。說真的,我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麽漂亮大膽的女孩子呢!」

雖然我知道他在揩我的油,但聽到有人這麽誇自己,都已經叁十多歲的人了,還有男孩子叫自己女孩子,心裏真的感覺很舒服,禁不住也覺得這個男孩子其實也蠻可愛的嘛。

「亂講,你個小毛頭,油嘴滑舌的。我當你姐姐還差不多,好好開車,不該看的別到處亂看。」我一邊將裙腳拉起一些,遮住自己已經露出來的胯部。

「好姐姐,求求你幫幫忙,你把那顆釦子解開,讓我舒舒服服地看一下。」

我的臉又紅了,我知道他指的是什麽,但我還是裝莫作樣地問他:「什麽釦子啊?」

他看了我一眼,笑了,「當然是你裙子上那最關鍵的一顆釦子了。」

「哼,我爲什麽要給你看啊。」

「我認你作幹姐姐好不好,什麽時候你要用車,只管呼我,馬上趕到,鞍前馬後,鞠躬盡瘁。只是今天求求你了,不讓今天一看我都安心不了,萬一出了事故撞了人,那麻煩不就大了。」

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我心裏想:這個男孩也蠻可愛的,就讓他看一下吧,其實也沒所謂的,昨天也不是給其他男人看過嗎,可是我仍不好意思看他,我看著窗外,很快地伸手解開了裙子側面的那唯一一個釦子。

「啪」,裙子分開了,我雪白的大腿一直到跨部和腰肢都暴露了出來,我黑茸茸的叁角地帶更完全無遮無掩,一覽無余。良久我見他沒有出聲。

「怎樣沒聲的?」我仍看著窗外。

「好姐姐,實在迷死人了,你再讓我看看你的奶子啊,求求你。」

「不要得寸進尺呀。」

「好姐姐,求求你啊,以後任憑你免費用我的車子。」

算吧,昨天晚上那司機不是看過我全身幺,也就讓他多看一下吧。我仍看著窗外,伸手把襯衣的鈕釦全解開,敞開襯衣,露出了乳房。

「好姐姐,求求你,讓我看多一點啊?」

「你好貪心啊。」于是我索性把襯衣全件脫下來,將我的一對豐滿的乳房完全裸露出來。

「好姐姐,你的身材好靓啊,真是百看不厭呀。」

他又逗得我挺舒服啊。車子到了,我連忙穿回襯衣,整理好裙子,他果真不收我車資,還給我電話,叫我隨時呼他。

到了Maybo家,她的男朋友還未到。Maybo刻意打扮,性感迷人,她穿了一件低胸貼身背心,35C的乳房曲線盡現,而大半個乳房都可看見,一條超短迷你裙,十二吋大腿盡展人前。

「Maybo,穿得很性感啊?」

「少來了,Lily姐,你穿得比還我色呀。」

「小鬼滑嘴。」

「真的嘛,Lily姐,我怎及得上你啊,我還沒有膽量穿得像你這樣上街,我只在家中玩玩咋。」她向我扮了個鬼臉。

小鬼的嘴真滑,我和Maybo談著笑著,不久Maybo的男朋友Sam和我兒子剛好一起來到,兩個男人色眯眯緊盯著我和Maybo。

我們在客廳裏盡情狂歡,每個人喝得有點醉了。我們的話題又圍繞性的方面,在酒精的刺激下,四個人都很顯得很開放,彼此摟摟抱抱,互相親吻對方的伴侶,毫不在意。

切蛋糕了,我們要Maybo並站在桌子上許願,她超短的迷你裙已把整個雪白的大腿露出絕大部份,再加上站在桌子上,裙底下的風光盡現,原來Maybo沒有穿內褲,她濃黑的陰戶,給我們一覽無余。

「Lily姐,你也站上桌子來吧。」Maybo把我一拉便拉上了桌子。

我一站上桌子,我的毛茸茸叁角地帶便暴露無遺,我和Maybo在音樂酒精的作祟下,也豪放起來。

我和Maybo隨著音樂扭動身體,竟學著跳桌上舞。Maybo摸著我的身子,跟著把我襯衣的鈕釦全部解開,她走到我背後,把我的襯衣從後脫下來,我的一對豪乳完全裸露出來,接著她把我裙頭的唯一一個鈕釦解開,裙子應手分開下滑,我把裙子從腳跟脫去踼開,這樣我是一絲不挂的站在桌上,Maybo不斷撫摸我赤裸的肉體。

我也不甘示弱,我把Maybo的背心脫下來,她的一對35C的尖挺乳房便完全裸露,我再把她的超短迷你裙剝下來,這樣Maybo也便是一絲不挂地站在桌上。

我倆的赤裸無遺的肉體任由兩個男人盡情飽覽,我和Maybo又互相撫摸,做出一些誘惑的動作。看得兩個男人陽具勃起,我兒子果真重振雄風。我和Maybo互相打個眼色,我們分別投向對方的男人。

Sam摟著我撫摸我起來,他吮我的奶頭,捏我的乳房,吻我的肚臍、大腿、陰戶,他用手撥弄我的陰唇,我被他弄得很興奮,很想他插入,于是我躺下,分開雙腿,擡起陰戶,讓他的陽具插入,他一插入我的陰道,便激烈地沖刺,我也收縮我的陰道,享受被陽具磨擦的刺激。

這時我看見兒子摟著Maybo,撫摸她赤裸的嬌軀,吮她的奶頭,捏她的乳房,摸她的大腿、弄她的陰戶,後來Maybo大聲的叫嚷,她高潮來了,而兒子也在她的陰道裏射精了,我見兒子的陽具並無軟下來。

這時Sam狂抽猛插我,我高潮來了,他也在我的陰道裏射精了。

我和Maybo兩具雪白豐滿的赤裸肉體並躺在牀上,任由兩個男人爲所欲爲、肆意淫樂,他們捏搓吮吸我們的奶子、肚臍、臀部、背部、大腿、小腿、陰戶,我和茜全身都被兩個男人摸遍過,玩遍過。

我們淫蕩地扭動屁股和身體配合他們,兩個男人的陽具又輪流不停地插入我們的陰道,弄得我們淫呼蕩叫,高潮疊起,直至兩個男人再次在我們的陰道裏射精爲止。

回到家裏,我已很疲憊。今晚的交換遊戲使我很興奮,這是我第一次在兒子面前讓其他男人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讓兒子看著我和其他男人做。我也是我第一次看著兒子摸弄其他女人的赤裸肉體,看著兒子的陽具插入其他女人的陰道,看著兒子和其他女人做。

「兒子,我今晚是不是很淫蕩?」我仍迷茫。

「是啊,但我很興奮,能夠堅挺不倒。」

「你真的喜歡我今晚的表現?」

「是啊,妳穿得夠色,做得夠放啊。」

「哪你以後要我穿什幺我就穿什幺,要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

「我想你什幺也不穿,給幾個男子輪姦淫玩你啊。」

「哪我就什幺也不穿啊,任由他們來輪姦淫玩我。」我迷糊疲倦地應著兒子睡去了。

翌日是周日,我們也睡得很晏。

「媽媽,今天晚上,我們再出去玩一玩。」

「哪你想我今晚穿什幺樣的衣服呢?」

「就這套吧。」兒子遞給我一套衣裙和一套胸圍內褲。

上衣是一件黑色無袖貼身綉花透視襯衣,胸前的綉花勉強遮著雙乳,但領下的鈕釦很低,加上胸圍是半罩的,從領口可以看到乳溝,內褲是一縧叁角帶褲,整條內褲只得前面的一小塊叁角布,僅可遮蓋我的陰毛,裙子是一條離膝八吋的黑色短裙,裙的一邊更開了一個側口一直到裙頭,從側口可以看到整條大腿,我還穿上黑色絲襪和5吋的黑色高跟鞋。當我穿上妥當後,除了兩臂外,我全身都是黑色的哩,兒子說這叫做黑色的誘惑。

今次我們坐在計程車後座上,兒子則不斷在我身上摸索。

「兒子啊,司機會從反光鏡裏會看到的。」

「怕什麽,那晚不是也給那個司機看過了嗎,現在你又不是沒穿衣服。」

經他一說,我的臉紅起來,也就隨他吧。我們來到一間地下酒吧,今次兒子和我一起進去。

這酒吧很大,有舞池,有包廂,還有一個很大的圓形表演舞台。酒吧內全是女侍應,她們穿得非常性感,除了乳頭陰戶有小布料之外,身體其余都是裸露的。

兒子選了一張近表演舞台的枱子,這時表演舞台有一位年青的女郞在表演,她只脫剩性感的胸圍內褲在扭動她的身子,但台下的反應似乎不太熱烈。

「媽媽,我看那女郞雖然年青,但身材真的不及你好,如果是你在台上表演,一定把台下的人迷死了。」

「那怎行的呢,我又不是脫衣舞孃……」話雖如此,但兒子一說,我的心竟砰砰的跳動。

這時擴音器播出:「今晚我們很榮幸邀請到現場女士Lily小姐上台表演,請大家熱烈鼓掌,請Lily小姐。」

我先是錯愕,望一望兒子,兒子笑笑並拍拍我的手:「出去吧,來,先喝了這杯,盡情發揮你的魅力。」

我一飲而盡,兒子拉我起來,在我的耳邊輕聲地說:「你就脫個清光吧。」

我還來不及有何反應,兒子拍一拍我的臀部並推了我上台。

我來到台上,強烈的燈光使我根本看不清台下的人,這時四周響起熱烈的掌聲。

強力的音樂節奏響起了,我身體已感到無窮興奮,全身像充滿了活力,我隨著節奏扭動身體起來,我學著從影帶模仿來的動作,先是撫摸自己,扭動身體,搖晃雙乳,扭動臀部,做著一些極誘惑的動作,跟著我一顆一顆地解開襯衣的鈕扣,然後撥開襯衣,露出性感的胸圍,我雙手按著雙乳俯身搖擺幾下,然後回身背著他們才脫去襯衣,再回轉身面對著他們。他們大聲的叫喧著。

我很興奮,我把襯衣抛向枱下,我撥開裙子的側口,露出整條大腿,我擺了幾下大腿,我才解我裙頭的扣子,短裙應手滑下,我把裙子從腳跟退下踼到枱下,我的白哲的臀部表露無遺,他們叫嚷得更厲害。

我將我白哲的臀部對著他們扭了幾扭,然後坐不來,伸開雙腿,把絲襪一只一只的剝下來,我的一雙雪白修長的雙腿便完全展現出來,我把絲襪抛給他們,他們哄動大叫。

我站起身,這時我身上只得胸圍和叁角帶內褲,我曲線的身材盡現人前,我繼續扭動腰肢,揮動雙臂,伸展雙腿。

這時他們大聲叫著:「脫胸圍,脫胸圍…」

于是我背著他們,伸手到背部解開胸圍鈕扣,然後轉回身子,但我一只手仍在胸前按著乳罩,只聲到他們噢的聲音,于是我慢慢挪開胸圍,我的一對豐滿高挺的大乳房應手彈出,直把他們的眼睛全彌住了,全場靜了好幾十秒,才爆發掌聲。

「抛下來,抛下來…」他們不斷的大叫。

我把乳罩抛向台下,我身上只剩下那小小的一塊叁角布把我的陰戶遮蓋著,身體的其他部分完全裸露著,我雙膝跪下,擡高陰戶,並繼續晃動我的雙乳。

他們不斷的大叫:「脫內褲,脫內褲…」

我再站起身,背著他們,扭動屁股,慢慢地把內褲褪下,從腳跟脫下來,回轉身,把手上的內褲擲向他們,我毛茸茸的陰戶完全裸露無遺地在他們的眼底下,這樣我便脫得一絲不挂,叁點全露地站立在台上。

我全身赤裸在他們的眼底下一覽無余,我隨著音樂繼續跳舞,我邊扭動邊撫摸自己的身體,由乳房一直摸到大腿,我又時而俯身向著他搖晃我的雙乳,時而背著他們扭動我的臀部,時而跪在地上,將毛茸茸的陰戶向著他們,我甚至半躺著,把雙腿張得大大,讓我半開的陰唇任他們看得清楚,我毫無保留地展示我的肉體。他們瘋狂的叫著、嚷著,吹著口哨,他們爲我的魅力而傾倒,我征服了他們。

音樂並未停下來,這時有一個只穿著叁角內褲的健壯男子走到我身後,他一只手從後伸到我前面,搓揉著我的雙乳,他撫摸我光滑的肉體,摸我的陰戶、大腿、臀部,吮我的乳頭,捏我的奶子,我被他摸得身子火熱,陰戶像是有幾只螞蟻在爬,我的身體不停的扭動起來,大腿間洶湧澎湃。

這時台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張躺椅,他將我帶到躺椅旁,並示意我躺下。他脫去內褲,露出他的大陽具,二話不說,就把他的大陽具猛然的塞到我的陰道裏,一插像插穿我的子宮似的,我呻吟叫了一聲,接著他在我的陰道裏抽送了好一會兒,抽得我不斷扭動屁股,突然他退了出來,把我翻過身來,示意我扶著椅子,把他的陽具從後插入我的陰道。

這時又不知哪裏多了一個裸男,把他的大陽具餵入我的嘴裏,我不其然的吸吮著,而他雙手則不斷地摸捏著我的奶子,從後插我的男子一波一波的抽插著我,而我則隨著節奏吮吸的那條陽具。

我腿間插一根陽具,嘴中含一根陽具,身體同時被兩個男人玩樂著,我感到很亢奮,後面的男子的陽具在我的陰道裏越插越快,在一輪沖刺下,這時我全身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的雙腿之間,終于我忍不住吐出含著的那條陽具,大聲的喘叫著,屁股也更加扭動的利害,我淫蕩的大聲呻叫著。我感到陰道的陽具終于跳動起來,一股溫熱的精液射入我的子宮,這時被我吐出的另一個男子的陽具也射了,他把精液噴射到我的乳房和肚腰上。

我瘓軟的躺在椅上,燈光仍照射著我,全場的人仍注視著我的裸體。我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給兩個陌生男子姦淫玩樂,我像是A片的女主角,任由全場的人看著我淫蕩的和兩個個陌生男子性交的過程,我突然感到羞愧,臉也紅了,但我感到莫名的興奮和驕傲。

這時有兩個裸女走到我身旁,她們用紙巾拭淨我身上的精液,又用暖和的毛巾替我抺身,我感到很舒服。

當兩個裸女替我抺好身之後,她們扶我起來,走到另一張長枱,她們示意我躺下,接著把我雙手拷鎖著,我正不知她們將我怎樣之際,她們已一左一右的在我兩邊,低頭輕咬我的乳頭,摸我的大腿,我給她們摸得全身發燙。

這時兩個裸女又退下,有叁名裸男出現。他們一個輪一個的把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裏,每人抽送兩分鍾,叁人周而複始地姦淫著我,他們又不斷摸弄搓捏我的奶子和乳頭。我給那些男子姦得像異常亢奮,由于我雙手被拷鎖著,動彈不得,只能扭動腰枝。

「姦我……不…要…這樣……用力插我……啊…」我像蕩婦的浪叫。

但那叁個男子沒有理會我,繼續每人插我兩分鍾。

我忍受不了,我求饒:「你們…解…開我,我…任你們…怎樣…幹…我…都可以…」

這時兩個裸女走出來,解開我的手拷,那叁個男人把我擡起放到另一張大枱上。這時台上出現好多男人,我同時被幾個男人淫玩著,好多手摸著我的身體,一條又一條陽具的插入我的陰道,好多男人輪流來姦淫我,但那種被輪姦的感覺樂死了,我不知來了多少個高潮。最後我全身乏力的軟軟的躺著。跟著先前的兩個裸女走出來,她們用暖巾替我抺身,然後扶我下台,我仍是赤裸的。

我看到兒子一臉興奮,我擁抱著他。

「媽媽,我好喜歡你今晚有如一個真正的蕩婦淫媽,任由男人跟你性交啊!」兒子在我耳邊說。

我想走剛才給男人輪姦的情形,臉也紅了。

兒子拖著我赤裸的身體離開酒吧,途中不斷有人趁機在我的乳房和臀部摸上一把。

我們跳上計程車,我又多讓一個司機欣賞我的肉體。

回到家,兒子在浴室替我洗身,跟著他就在澡室裏把我姦得死去活來。

「你今晚爲什幺會這様猛的呢?」

「我一想起你脫衣的舞姿,全裸的在台上任由人視姦,又給其他男子抽插,特別是在衆人面前給男人輪姦,我就會很興奮,想和你做了。」

「哪你不會怪我太淫賤嗎?」

「不會,你越是淫賤,我會越興奮。」

我的心裏好感動,我擁抱著兒子。

難道我穿得性感暴露、甚至當衆脫得清光,又和其他男子性交、甚至當衆被淫玩輪姦,就是醫生所說的刺激,可以令兒子重振雄風?如我不繼續這樣做,兒子就會雄風不斷呢?但是如果我不再這樣做,兒子又會變成怎樣呢?而繼續這樣做我豈不是變成淫婦?

不過經這兩叁晚的刺激,我體內那種隱秘的被壓抑已久的慾望卻被釋放了,也無法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