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猎奇重口]伪娘的下场

精彩内容:

        因爲從小缺愛,加上長年的家暴,讓我認爲只要我是女的,就不會是現在的狀況,機緣巧合下,我學習了女裝,沒想到一試就上瘾了,我長得不算帥,但沒想到我女裝起來非常可愛,就連我自己偶爾也會拿出自己的女裝照來撸,就算在不化妝的情況下,我都長得很像女生,我也很享受那種被人們注意的喜歡的目光,但那天後,一切都變了。

        那一天,我再一次女裝到動漫展場,一樣是很多人找我拍照或是拿名片,在那天活動結束,準備回旅館的我,居然被幾個黑衣人綁了,于是我被送到這座可怕的宅邸,一進門,我便被強行擡到一個像地下室的地方,接著被他們綁著了手腳,我心裏想到:難不成有哪個有錢人看上我,想要強上我嗎?

        事實證明,我是對的,一個大叔走了過來,慢慢的剪開了我的裙子和上衣,我的乳頭和雞兒都被露了出來,他伸手,一指便插進了我的屁眼裏,那般撕裂的痛感,讓我閉上眼睛咬緊了牙,在我慢慢適應了那根手指後,又插進了第二根,第叁根,就這樣慢慢的,我的屁眼開始鬆動起來,那個大叔看是時候了,用力一頂,一根粗大的屌直貫我的腸子裏,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只手直接塞進去一樣,痛得我直冒冷汗,他看到我痛苦的樣子後似乎更來勁了,不管我的痛感,一直亂插,過了好一會,我居然接受了這種感覺,還慢慢的愛上了?

        可能是他覺得我不痛苦,他又開始沒甚幺勁了,一陣冰涼的東西劃過我的皮膚,接著是一陣劇痛,我猛的睜開眼睛,只看到用用鋸子,正在鋸著我的左手,看到我痛苦的掙紮著,他又硬了起來,屁眼的抽送和手的痛感一起刺激著我的大腦,在這種情況下,我居然忍不住射了,這一來一回的,我被強制雌性高潮了4次,剛好四肢也被鋸了下來,看著我的手腳那凹凸不平的切面,心裏想的只有我未來的人生,一輩子都無法回到正常的社會了吧?他又把我的手腳拿去煮了,我也被強逼吃下自己的肉,很想吐出來,但是不行,他用手捂著了我的嘴巴,還按著我的鼻子,只有我吞下去,才能呼吸,在缺氧的威逼下,我只好乖乖的吃下自己的肉。

         可能是我太累,又或者是我痛暈過去了,我昏睡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我的手腳處又感到劇痛,我才睜眼發現,我的身邊站了好幾個大叔,他們圍觀著另一名大叔,他用鉗子強行把我的手腳裏的斷骨拔了出來,我痛暈了好幾次,接著又是被痛醒,直到我的手腳裏的斷骨全部被拿出來後,那群大叔都拿出了大小不一的屌,慢慢靠近我,我似乎也了解了我將要面對的事,他們各擡起了我那已經沒有斷骨的手腳,然後把屌都插了進去,我直接痛到痙攣了起來,斷手腳處的肌肉因爲痛楚而不斷的收緊,這似乎就是他們的目的,我的血狂噴著,只是我的頸部一直被輸著血,才不致于會失血而死,幾天下來,我身上只要是能插的洞,都被灌滿了精液。

        不知道過了多少天,這些人貌似玩膩了,居然拿出了剪刀,我的精神雖然早被消磨,但我還是懂他們想要幹嘛,我能做的只有閉上眼睛,祈求快點結束,又是一陣的劇痛,和預想的一樣,我身爲男人的其中一個東西被取了下來,他們把我的雞兒塞進了我的嘴巴,要求我生吃掉我的雞兒,我邊強忍著疼痛,邊咬碎了屬于我男人的象徵,本以爲今天的痛苦就會暫時停下,想不到他們還想捏碎我作爲男人最後的尊嚴,一下超乎我能想像的痛楚傳至大腦,我的一顆蛋蛋被捏碎了,我痛到暈死過去,要不是他們給我打了一記強心針,我估計就死了,等我慢慢接受那下蛋疼後,又一下的痛楚傳來,我最後作爲男人的像徵也消失了,我哭了,不只是痛楚,也是爲我那失去的男性身份象徵。他們還嫌不夠,還把碎掉的蛋蛋們都割了下來,一樣的強逼我吃下,只是,經曆過蛋蛋碎掉的痛楚後,被割掉甚幺的都沒甚幺感覺了,我默默咽下了我的蛋蛋們,他們拿出擴張器,硬是把我的尿道改成能插的大小,雖然痛,但比起蛋碎的感覺,那痛楚還是能忍的,在他們輪番的玩弄後,便結束了這一天的地獄生活。

        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是因爲蛋蛋沒了,無法生産雄激素的關係,我的胸部一點一點的慢慢變大了,他們也發現了我這個變化,又是給了我吃了不知道甚幺的藥物,還用搾乳器一直吸我的乳頭,那種悶悶的痛楚,雖然比不上蛋疼,但還是讓我很不舒服的,雖然我很想把搾乳器拔下來,但沒有手腳的我,又能幹嘛呢?

        過了幾天後,我的奶子又熱又漲的,它們也明顯的變大了,以我看去,最小長到了d罩杯了,而且,還不時的噴出了乳汁,我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變成一個女生了,他們看到我的奶子後,終于把搾乳器拆了下來,只是等待我的,又是新一波痛苦,他們居然慢慢的擴張起我的乳頭,直到他們能夠把屌塞進我的奶頭裏才滿足,雖然我已經無法感到性趣味,但那不停抽插的感覺,卻意外的有點舒服,甚至讓我尿出來了,他們雖然也喜歡上幹我的奶子,但他們顯然不是想要這樣的結果。

         又是幾天過去,身體上的改變我基本都習慣了,他們卻不滿,不滿我居然不感到痛苦了,看著我那雙漂亮的眼睛,他們一轉念,便是把我的眼珠挖了出來,我的右眼直接空出一個洞來,接著他們居然把屌插了進去,雖然他們的大小不足以全部進去,但我的眼穴還是讓他們受不了的射得滿滿的。

         又被玩了幾天後,他們似乎玩膩了,于是我總算離開了那該死的地下室了,他們把我洗乾淨後,放進一個裝滿泡棉的箱子裏,不知道多久後,我再次被打開,看到的是一個警察叔叔,不停對我說到:「沒事了,沒事了!」,我才得知那群大叔想要賣掉我,在網上找到由警察假扮的賣家,然後當場被捕,我也被送到醫院,雖然我本來是男生,但因爲身體在生物學上已經沒有男生的特徵,所以也就直接變性做了女生,而當初救我出來的那個警察叔叔則當了我的監護人和我現在的老公,他很愛我,因爲他也是個獵奇控,喜歡用特別的地方做愛,我的每個洞幾乎都被他用過,雖然我不抗拒,但他總是覺得虧欠了我一樣,所以我就讓他幫我寫了這篇文章,用來記錄我的故事。